承包制也该变变了

当时报纸上宣传的都是承包制好的典型但我相信只有集体化才能真正让农民富裕起来。承包制只能解决温饱不能解决致富的问题。没有过去平土地修水利就没有生产力更谈不上解放生产力。当时这种话不敢说现在看中国所有富裕地方的农村都是因为保留了集体生产制度。而搞承包制的地方没有可以致富的可能。

后来回家问父亲承包制好还是生产队好。他说生产队好多了。实行承包制的前一年我们这个小队口人那一年种了亩西瓜卖了三四万元。一个人分了两三百块当时县团级干部的标准工资是.元。一家能分一千多元还能分几百斤西瓜。这么一块瓜地只需要三四个人看管就行了组织几个人卖也就行了。省劳力销售也比较容易。实行承包制后每家每户都得安排人看瓜园卖西瓜。诺成性行为共同过错责任全家人都得困在瓜地里。而且很难组织人力到远处推销。家家户户都拿到公路边卖瓜互相压价也卖不上一个好价钱。

。多亏在有公社的时候平整了很多土地现在全村平均每人可以有一亩平地。如果不是原来平了这么多地现在可能每人只能图分地打的粮食可能会不够吃。

现在的农村一般一个家庭四五口人四五亩地多一点能有六七亩。种粮食基本是亏本的种一点经济作物才会有一些经济收入。靠种地只能解决温饱问题不可能走向富裕。承包制让每家每户都困在这五六亩地上靠这么一点地来生存。家家户户都得种瓜种菜都得卖瓜卖菜。天天在地里忙收入却不高。如果去年种芹菜收成好今年大家就跟风种芹菜结果是价格由毛一下子降到分。

在读了此书几天之后看到内参赔偿责任上一篇介绍以简单罪状沙列沙漠农业的文章。以色列农业的人民公社制度就是从中国学来的而且坚持到了现在。

可能是八六年或八七年的时候看了一本美国情报机构出版的书。其中提到中国的人民公社。当时农村已进行了农村土地承包制改革而且改革的成效很好粮食增产全国一片叫好之声。而在这叫好声中则是批评过去的人民公社多么不好。

在现代社会让一种制度保持六十年不变很没有眼光。让农民在温饱水平上再停留三十年很没追求。我常说一句话成功是创新的绊脚石在中国尤其如此。当把它当成政治经验的时候就没有人敢说三道四没有人敢创新。

然而这本书却认为中国的人民公社制度好。书应当是写在七十年代中期中国当时还在搞人民公社制度。其次是这是美国情报分不动产买卖析人员写的书。

。在相公诉同的土地上中国人口由解放初的4亿人增加到7亿人得益于这种制度。

内容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jujiawuye.com/gek/8.html